您在這裡

臺灣STS學會於2008年成立,希望藉年會結合各領域專家同道,
從科技與社會的各種面向挑戰科技知識的建構與倫理、它與現代體制的複雜互動,及公民參與的關懷與創意。

2015年1月電子報

刊載日期: 
星期一, 2015, 一月 19
標籤 (Tags): 
pdf電子報列印版: 

                       

內容

主編的話    1

荷蘭博士第一年:攻讀STS與技術哲學(PoT洪靖(荷蘭University of Twente哲學系博士候選人,hungching1982@gmail.com)   4

Virginia Tech, Science & Technology in Society   蔡虹音,施博仁,駱冠宏   5

還沒被治癒的病人:病患STS探索   洪意凌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6

當正義遇見科學:加州大學聖塔克魯斯分校科學與正義研究中心簡介  江順楠   7

資訊社會學導向的人與機器人互動研究Human-Robot Interaction Research in Social Informatics張婉鈴 PhD Student (Social Informatics, School of Informatics and Computing, Indiana University)  8

愛丁堡學派的前世與今生  葉致微,愛丁堡大學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所STIS一年級博士生s1347642@sms.ed.ac.uk  9

食物、ANTSTS   錢克綱 (愛丁堡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kirkquiang@gmail.com)  10

新書介紹:A General World Environmental Chronology  10

徵稿資訊    11

 

 

主編的話

林文源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教授

 

一、前言

STS關注在地實作與脈絡,在此基本觀點下,關注不同社群、場域、發展過程的特點與主軸。這些認識實作形成我們認識的實際範疇、再現系統與後設架構,我稱之為知識空間。這是我近年在思考的問題,是關於各種認知行動如何具體化為知識空間的議題。如同地景一般,知識空間在人們的知識交流、傳播、使用與誤用中,形成不同樣貌。而在知識領域,人、制度、物、再現系統的變化與移動,都會促成這些變化。

從這個角度出發,因為承接STS電子報的任務,我突發奇想,廣邀新朋友,以「STS新亮點」的主題,一方面藉機多讓在地STS社群認識當前仍在不同STS社群學習、或剛剛完成學業的新朋友與新議題。在這種開放的機緣下,收到了相當豐富的投稿,包括:

洪靖介紹荷蘭University of Twente的STS與技術哲學。

蔡虹音、施博仁、駱冠宏介紹Virginia Tech的Science & Technology in Society。

洪意凌介紹UCLA的社會系中的STS。

江順楠介紹UCSC科學與正義研究中心。

張婉鈴介紹Indiana University 的Social Informatics的STS連結。

葉致微介紹愛丁堡大學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所,

以及同樣來自愛丁堡的錢克綱介紹該校更多元的STS機構與研究群。

儘管有些參與者最後因種種緣故未能完成,也較可惜沒有台灣機構的介紹,但這些稿件提供我們一窺更多STS可能性的機會。這些介紹對於相關單位、學程、活動與理念,以及介紹人的研究內容比例不一,但也可窺見英國、荷蘭、美國相當豐富與多面向的STS拓界過程。其中,包括台灣社群較熟悉的老牌愛丁堡、ANT、工程文化與政策取徑、民族誌STS傳統的當前發展與轉變等,到較不常接觸的技術哲學、STS與正義、Social Informatics、俗民方法論與紮根理論的關係。這些資訊希望有助於拓展大家對STS的想像與交流。

二、新亮點的知識空間

另一方面,我也嘗試思考這些對學界再熟悉不過的留學與交流過程,所展現的知識空間面貌與其意涵。我所用的「知識空間」一詞,指的是在各種知識實作本身,以及其促成的再現系統與現實,這包括幾個層次的議題:

(一)經驗脈絡:是相關制度性存在與實作空間:例如,在地機構、學術傳統與社群、期刊發表,甚至是政策支持等。這在本專輯的意義下,則是留學的跨國交流、各學術社群的摸索與制度化,以及各位年輕朋友自己的研究發展等知識實作。

(二)概念架構:是關於知識架構對世界的特定再現,展現為特定知識所界定的根本議題與知識範疇。理想上,特定認識空間會孕育不同認識視野與特定知識再現,在地行動者的研究、認識活動則為其代言。在這意義下,我們看到不同STS學術社群,如、ANT、、Virgina tech、等地的社群發展各自版本的STS研究取徑,甚至是理論架構,例如ANT拓展到食物研究、愛丁堡從批判的角度開始轉向創新研究,Twente在荷蘭脈絡下發展的技術哲學、UCLA的俗民方法論與紮根理論STS,Virginia tech的工程文化研究、以及UCSD的正義與倫理STS取徑等。這些不同社群研究實作發展的架構,凸顯各自理論重點與知識範疇。

(三)後設視野:是關於特定識架構或知識生產制度所預設、促成的現實本體與其規範性視野,如何引導、改變或阻止其他現實實現的可能性條件、陷阱或門檻;也就是特定知識領域或概念架構的本體論、規範與政治預設所促成的後設知識空間,會排除其他。不同社會處境、文化認知與世界觀脈絡下發展的視野。在這意義下,無論是希格子量子力學、非人的倫理與政治、病人與藥物、虱目魚與兩岸貿易、機器海豹的情感療癒、工程專業與政策,或是科學與正義的關係,其中都牽涉到探索知識、規範、情感、政治、人與物的疆界與存在樣貌的形成與轉變。

在這些多層次的觀點中,STS在不同社群間與不同學科結合,如社會學、歷史學、政治學、倫理學、工程或自然科學,產生呼應其現實與在地學術脈絡的再現架構與視野,但也因為新生代學者的經驗、取徑與視野差異,可能創造新的另類可能。

三、打造新知識空間

因此,新亮點之新不只在於其時間、地域或議題,在此我希望提醒「新知識實作」打造新「知識空間」的可能性。這些新的探索可能創造新的另類存在,值得我們細心體會其中脈絡與獨特性,若是一味地以過於單一、既有的STS疆界或其他學科架構定位,往往會在特定知識霸權的再現與後設架構中被抹煞或扭曲。

同理,從各種知識空間層次定位這些介紹各社群與新朋友的文字,也提醒著更為大的全球知識交流議題。如同即將出刊的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的這張封面所示。

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9.2期封面

在全球知識與科技的流動傳播下,創造出未必反映現實知識與認知的知識地景,在這些知識地景的再現中,本地科技、政治、經濟、文化或社會,或者被定位為知識或科技後進,或者被定位為發展中,脫離殖民,或者是其他各種知識架構中,必須追趕「先進」國家、達成發展標準、或者民族自決。持續不斷的跨國交流,他方不斷以各種「主義」、「潮流」、「理論」、「運動」衝擊著本地。這些源自他方的不同架構,在「本地」形成各種偏重,促成各種樣貌的現實,而有各種應然的應對與發展方向。我們要如何吸納、轉化、反省,轉變甚至是挑戰這些源自他方的元素以及自身?一直是面對這些交流過程的重要工作,更是面對這種在地處境的知識工作者要如何打造新知識空間,更為適當地認識、介入,甚至引導在地發展的任務。

呼應著這些反省,面對當前STS他社群的發展,希望讓本地讀者以及這些各地的參與者,思考如何進一步交會激盪,打造更為警覺他方與在地問題性與歧異。希望得以相互提醒的認識實作、再現與預設的特色與侷限,或許有助於更良性的跨地交流與互動。

廣告

最後,也稍微一下介紹即將出刊的EASTS9.2期。本期與下一期9.3期都稱之為「We Have Never been Latecomers! ? Making Knowledge spaces for East Asian Technosocial Practices」,9.2期主題為 Circulation 9.3期主題為Situatedness ,這兩種 知識空間類型,是根據專輯客座主編我與John Law 嘗試提出的六種知識空間,包括同質化知識空間:擴散(diffussion)、毀損(deformation)、交流(circulation),以及異質化知識空間:在地性(situatedness)、轉變(translation),控制下的模糊其詞(controlled equivocation,或是Othering mistranslations) 中的兩種。

9.2期有以下文章,都與上述的跨界科技實作有關,我們可藉此反省知識空間議題,敬請大家指教。

Introduction

We Have Never been Late-comers!? Making Knowledge Spaces for East Asian Technosocial practices

Wen-yuan Lin (林文源)and John Law

Articles

Sowing Seeds and Knowledg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in Taiwan and the World, 1925-1975

James Lin(林于翔)  

Tacit Knowledge Accumulation Risk and Trans-Boundary Talent Mobility: A Case Study of the TFT-LCD Industry in Taiwan

Mayumi Tabata(田畠真弓)

Global Technology and Local Society: Developing a Taiwanese and Korean Bioeconomy Through the Vaccine Industry

Tzung-wen Chen(陳宗文)

Theater as a Site for Technology Demonstration and Knowledge Production: Theatrical Robots in Japan and Taiwan

Tzung-De Lin(林宗德)

 

荷蘭博士第一年:攻讀STS與技術哲學(PoT

洪靖(荷蘭University of Twente哲學系博士候選人,hungching1982@gmail.com

 

來到荷蘭攻讀博士已經一年又三個月,深深覺得荷蘭雖然不是熱門留學地點,但的確是從事STS研究的好地方。藉由這篇文章,我將聚焦介紹我所在的學校University of Twente,以及目前攻讀的領域Philosophy of Technology(技術哲學,簡稱PoT),並簡要論及STS與PoT的關係,最後部份則簡述我正在進行中的研究。[1]

University of Twente PoT[2]

Twente這間荷蘭大學相當年輕(建於 1961 年),雖然在台灣的知名度並不高,但在歐洲被視為最有潛力的學校之一,系所結構和清大頗為相似,雖以理工與生科為主,但人文社會科系量少質精、學術表現很好;產學合作則類似交大或成大,與產業接觸密集,學生很受業界歡迎,創業者亦不在少數。我所在的Twente哲學系,說起來不太同於一般的哲學系:目前這裡每個老師從事的哲學研究都跟技術或科學有關,無一例外。系上分為三個研究群:人類與科技關係的哲學(philosophy of human-technology relations)、科技倫理(ethics of technology)、實踐中科學的哲學(philosophy of science in practice)。

前兩個研究群屬於 PoT,後一個則算是科學哲學。最後這個研究群我比較不熟,但知道的是負責這個群組的負責教授 Mieke Boon 同時也是「實踐中科學的哲學學會」(Society for Philosophy of Science in Practice)的五個創辦人之一;這大概也意味Twente在這個領域頗有表現。至於PoT的兩個群組,近年在國際上影響力甚鉅,更被知名技術哲學家Don Ihde譽為當代技術哲學的重鎮(Ihde, 2009: 20)。目前第一個研究群的負責教授Philip Brey是荷蘭3TU.Ethics科技倫理研究中心[3]的主持人,而這是一個對於荷蘭政府科技政策極具「話語權」的一個跨校組織;第二個研究群的負責教授Peter-Paul Verbeek[4]是目前「哲學與技術學會」(The Society for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主席,正在籌辦2015年年中於中國瀋陽舉的技術哲學雙年會

荷蘭當然並非只有Twente在做PoT與科學哲學,但整體而言Twente的研究隊伍最為整齊,也與STS保持著最密切的關係。這可分為兩個層面來談,一個是組織發展上的,另一個則是研究取徑上的。在組織發展方面,Twente不只是荷蘭最重要技術哲學中心3TU.Ethics的發起單位之一,同時也是另一個側重社會學的老牌荷蘭STS跨校組織WTMC (Graduate Research School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odern Culture)的創辦成員。Twente不少老師都是兩邊跑;有的研究生被放在3TU.Ethics博士學程裡[5],有的則加入WTMC的博士學程[6]。另外,Twente在荷蘭STS的發展歷史扮演了兩個「第一」:成立荷蘭第一個具有STS意義的研究單位Center for Studies on Problem of Science and Society(荷文 De Boerderij),並且設置第一個建制化的跨領域碩士學程Philosoph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PSTS),由哲學系和科學、技術與政策研究系(Department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Policy Studies)共同主持,算是一個同時看重社會學與哲學的STS教學取徑。根據以上描述,大概不難看出Twente在荷蘭STS發展過程中扮演的關鍵角色。順道一提,在台灣最知名的荷蘭STS學者、SCOT(social construction of technology)理論創建人Weibe Bijker正是在Twente獲得他的博士學位。

Twente 大門口今年八月才裝設的巨大校名字體(作者拍攝)(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www.tw-sts.org/node/251 )

 

Virginia Tech, Science & Technology in Society  

蔡虹音,施博仁,駱冠宏

 

      Virginia Tech的 STS 研究所是美國少數的 STS 專設研究所之一,正式成立於 2003 年。在鄰近Washington D.C.的National Capital Region校區 (簡稱NCR,位於Falls Church, Virginia) 和黑堡 (Blacksburg) 主校區皆提供碩、博士課程。NCR校區主要招收夜間部的在職生,成員多數為在科技、科學有關領域打滾多年事業有成的專業人士,對於跨領域思考方式有興趣,藉著STS研究與自身專業重新對話;黑堡校區是本文三位作者的就讀地,主要招收各領域學士或碩士經歷的全職博士生,培養研究和教職發展的年輕學者。2015 年度,原任系主任 Dr. Ellsworth Furhman 即將退休,系主任將由 Dr. Daniel Breslau 接任,而 Dr. Saul Halfon 擔任研究所所長。

目前所上共有18位專門師資,並延攬10幾位以下合作系所的師資作為合聘教授:歷史、社會學、政治、英文、哲學、工程教育、外文與文學、公共管理與政策、材料科學與工程。若爬梳當前本所教授與合聘教授的研究專長和著作,可以將本所研究領域約略分為:歷史,包括科技史、生物學史、環境史、醫療史、公共衛生史;政策,包含科技與科學議題的公民參與、風險研究、災難與重建;社會研究 (Social Studies),分析的題材包括生技、醫療、輔助科技、食品安全、市場經濟學以及科技與科學之爭議分析;哲學,包括科技哲學、科學哲學、醫學倫理、生命倫理(例如遺體處理);語言研究,包含科學與科技之修辭與論述分析、科學的大眾文化與形象研究;工程研究 (Engineering Studies),包含工程的文化研究、工程教育、工程的社會與政治史、實驗室研究 (Lab Studies),以及以工程師為研究與敘述主體的工程知識分析、身份與認同研究。

目前所上主要研究特色之一是上述的工程研究,主要領銜人是目前Society for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 (4S)主席Dr. Gary Downey,Downey是Journal of Engineering Studies主要創辦人之一,目前擔任其主編。同時,Downey也與外校夥伴Juan Lucena等人創立了以大學部工程科系學生為主要授課對象的工程文化(Engineering Cultures)課程,並同時以此作為新的學術研究取徑。工程文化向學生介紹不同國家的工程發展和知識與工程師的定位乃鑲嵌於社會、歷史與政治的脈絡,具有其國情特色,因此解構自我中心主義以及對於工程與工程師單一想像之觀點,培養學生的國際觀和批判力。同時這門課也要求學生將此巨觀的分析方法運用於生活的微視面,發覺無所不在之工程次文化與個人風格,旨在培養工程學生對於來自不同家庭社會背景的他人的敏銳度,成為更加圓熟、能與他人合作的全人。除了Downey,所上的Dr. Matthew Wisnioski是工程研究的後起之秀,Wisnioski目前為Journal of Engineering Studies的副主編之一,其著作Engineers for Change: Competing Visions of Technology in 1960s America為MIT Press Engineering Studies系列的第一本書。除了工程研究,他近來的研究方向還包括STS角度的創新研究 (Innovation Studies)。另外雖然位於NCR校區的Dr. Janet Abbate研究領域屬於科技史而不是工程研究,但Abbate對於資訊工程的歷史以及性別研究相當出色值得注意,她的專著包括Inventing the InternetRecoding Gender: Women’s Changing Participation in Computing,因為後者的貢獻,Abbate於2014年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Technology (SHOT)年度會議榮獲當年的Computer History Museum Prize,是本系這陣子的美談。(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tw-sts.org/node/252  )

 

還沒被治癒的病人:病患STS探索   

洪意凌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2013年九月,我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社會學研究所畢業。我主要在幾個領域學習:醫療社會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文化社會學、民族誌。很高興跟STS的朋友們介紹UCLA的STS相關資源及我的研究。

UCLA社會學系與STS

UCLA社會學系是一個師資完備而多元的社會學系。成員以統計、歷史與比較分析、民族誌、對話分析等不同方法進行研究,並涵蓋了許多社會學的重要主題,包括種族與族群、國際遷移、階層化、性別、STS、醫療、都市等。

我特別受惠於UCLA社會學系深厚的微觀社會學及民族誌傳統。Harold Garfinkel於1954-87年間任教於UCLA社會學系,留下了俗民方法論(ethnomethodology)傳統。俗民方法論強調觀察互動現場,藉以了解人們如何在行動中建構社會秩序以及形成對社會的理解。[7]這個研究取徑對STS的發展有重要的影響。除了促使社會研究者走進科學實驗室,將實驗室活動作為一種日常活動來分析,它也是actor-network theory的理論基礎之一。此外,UCLA社會學系的民族誌研究者涵蓋了不同的民族誌傳統,包括紮根理論以及延伸個案法。[8]紮根理論曾影響了一些STS的重要研究者,例如Susan Leigh Star及Adele Clarke。

我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是Stefan Timmermans。他繼承了紮根理論的民族誌傳統,也受到近代STS理論影響。Timmermans在關於標準化、死亡、人群健康等議題上有許多貢獻。 例如我很喜歡的,他以博士論文改寫成的第一本書,以民族誌觀察心肺復甦術(CPR)實作,發現在大部份的CPR中,醫療工作的進行是為了成就符合社會期待的死亡。他因而主張,與其說CPR是一個救命的技術,不如將之視為一種現代的死亡儀式。

John Heritage則繼承了源自Harold Garfinkel的民俗方法論傳統,分析醫病互動如何形成醫療現場的組織方式。此外,UCLA社會學系近年也新加入了幾位STS或醫療社會學相關的研究者。社會系之外,Institute for Society and Genetics是一跨領域的研究中心,成員專長領域包括社會學、人類學、歷史、生物,及法律。

我的研究:還沒被治癒的病人

在研究所訓練的基礎上,我以樂生療養院為田野完成博士論文。我的博士論文題目為“Not Yet Cured: Taiwanese Hansen’s Disease Patients Living with Sickness after Treatment”。論文以台灣樂生療養院的漢生病人為例,探討醫學知識及實作的變遷如何伴隨著醫病關係的重新安排以及新的病人身分的形成。漢生病的例子對醫療社會學而言尤其有趣之處在於,漢生病被視為二十世紀一個醫療成功克服疾病的例子。但隨著醫療的「成功」、引介入一組現代式的醫病關係,有一群病人卻失去了病人的角色(sick role)。他們既非真正被治癒,也不是體制定義下的病人。樂生療養院的漢生病人在(因為漢生病新藥的引進而重新形塑的)官方醫療體制之下,被歸類為已經治癒,只是仍然有漢生病的後遺症。然而,與官方定義不同,病人的經驗是經歷了一個連續的疾病過程,自從發現患病以來,甚至在「治癒」之後,持續地被類似的身體病痛,例如末梢神經麻痺、反覆受傷所苦。此外,他們長久地以病人的身分生活在醫療體制之內,因而失去原生社群中的成員身分,特別仰賴體制資源。由這個醫療體制與病人經驗的落差出發,我的論文探討的一組問題是:醫學知識及實作如何重新定義疾病,並影響病人的社會身分,而漢生病人的疾患經驗如何形塑其個人認同以及社群成員身分。(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tw-sts.org/node/253  )

 

  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 UCSC) 沒有科技與社會領域的單一系所。早年學校內有數位相關學者散佈在人文社會科學不同系所,其中最具有影響力的應屬 Donna Haraway。2006 年時社會學者 Jenny Reardon 和其他學者共同建立非正式的「科學與正義」研究小組 (Science & Justice Research Group),這個研究小組後來逐漸拓展為正式學校編制內的科學與正義研究中心 (Science & Justice Research Center),今年七月,這個研究中心成立第一個科學與社會訓練學程 (Science and Justice Certificate Program),目前也在招聘新的研究中心助理主持人,下個學年度開始,還會和女性主義學系 (Feminist Studies Department) 共同合聘一位女性主義科學研究學者。整體而言,科學與正義研究中心還在持續發展當中。

我在 2014 年 10月入學,成為社會學系的博士班-學生,在第一個學季三個月的時間裡,我拜訪了科學與正義中心的兩位主持人、主要的行政助理以及兩位參與過科學與正義中心訓練課程的研究生;同時我也參與了四次正式的公開演講和一次非正式的聚會;最後,我閱讀了中心網站上豐富的資訊以及三篇和科學與正義中心發展有關的期刊文章。不過,畢竟在這個學校活動的時間還很短,對於科學與正義研究中心的理解還相當有限,僅能在這樣的限制下盡可能將我的理解整理下來,提供台灣科技與社會相關領域的朋友參考。

在拜訪和閱讀相關資料的過程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主持這個中心的學者們也透過各種方式記錄和分析這個研究中心的發展軌跡,其中,他們已經至少發表兩篇相關文章,其中一篇討論研究中心的核心議題,另一篇討論研究中心的訓練學程,目前他們也正在撰寫第三篇文章,分析研究中心的整體發展軌跡。在底下的文章內容中有些資訊也來自這三篇文章。

科學與正義中心的發展脈絡

根據研究中心共同主持人 Reardon 的看法,這個研究中心的成立有一些偶然性,不過成立時主要奠基於四個脈絡,核心問題則是:「我們想要生活在怎樣的世界?」

第一個方面是整個學校對於社會正義 (social justice) 的重視。UCSC 成立 1965 年,在加州大學系統十個分校中成立較晚、規模也較小,如同創校準則所示:” The original authority on questioning authority” (質疑權威的原始權威),學校成立以來的其中一個特色就是注重社會正義議題,這個特色也讓 UCSC 所在的聖塔克魯茲鎮從原先的保守立場逐漸轉變為後期的開放和自由主義立場,也因此當 Jenny Reardon 要創立科學與社會相關中心時,選擇以正義為主要軸線,「科學與正義」也成為這個中心的核心議題。

另一個影響科技與正義中心發展的是早年就活躍於科技與社會領域的學者,尤其是意識史 (History of Consciousness Department) 和女性主義學系的 Haraway 和 Karen Bared,她們的參與除了讓科學與正義中心更加關注物質性、人與非人之間的關係以及科學的政治性的議題,這兩位學者發展出來的概念,包括 response-ability、agential action、geneological mapping,都成為研究中心試圖發展和落實的重要目標。(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tw-sts.org/node/254

 

資訊社會學導向的人與機器人互動研究Human-Robot Interaction Research in Social Informatics張婉鈴 PhD Student (Social Informatics, School of Informatics and Computing, Indiana University)

 

印第安納大學 (Indiana University)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大學,與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並列印第安納州最主要的高等教育學府。與普渡大學的工程研究專長有所區分,印第安納大學擁有優秀的人文、社會與科學研究。印第安納大學有多個分校,其中以位於布魯明頓(Bloomington)為最主要的校區。在美國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的發展遇到了瓶頸時,西元2000年時印第安納大學開始尋求新的方向,另外再成立了資訊學院(School of Informatics),數年之後與School of Computer Science合併成立School of Informatics and Computing (SoIC)。 Informatics這個詞源自于歐洲的電腦研究,特別著重電腦科技的應用,例如人機界面(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電腦安全( Security) 、複雜系統 (Complex System),以及生物研究 (Bioinformatic)。為了深入探索電腦科技與社會的關係,SoIC也成立了資訊社會學 (Social Informatics) 組,目前只提供博士班學程。 關於資訊社會學,Rob Kling 曾定義Social Informatics(SI)為一個整合多種學科研究的研究領域,目的在檢視資訊溝通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ICTs) 的設計、使用與影響,同時考量ICTs與組織 (institutional)和文化(cultural)環境的互動。 與Rob Kling 的定義相呼應,印第安納大學 的SI 學程主軸為社會科學研究,著重于了解資訊電腦系統與個人或組織間的互動。同時印第安納大學的SI將自己定位為 STS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導向的研究學系,因此 SI的教員主要來自STS領域。SI學程由David Hakken教授領導,目前主要有5個教授 (David, Hakken, Eden Medina, Nathan Ensmenger, John Paolillo, Selma Šabanović), 以及9位博士生。目前學程仍在擴張中,不但每年的博士生人數在增加,不久的將來預計還會另聘用兩位新的教授。目前SI的師資來自非常不同的研究領域,像是歷史學(History)、民族誌學(ethnography)、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等等。研究的課題也非常廣泛,從一般性的公司組織發展IT 系統到政府組織採用電腦設備,或是從一般的個人電腦系統到機器人應用。

我目前為第四年的SI博士生,承襲指導教授 Selma Šabanović的研究領域,目前專注於研究人與機器人的互動Human-Robot Interaction (HRI)。HRI和SI同樣是跨領域的新研究方向,研究學者主要來自機器人設計、認知科學、心理學、行為科學等領域。HRI的主要研究目的是了解機器人與人類互動的機制與互動設計。然而在這個領域,大多數的研究者仍保有科技決定論導向(Technological Determinism)的觀念錯誤! 找不到參照來源。:研究結果著重于探討新的機器人互動功能與機制的設計,嚴重忽略了互動所在的社交環境 (Social Contexts)。Šabanović教授以及許多來自STS領域的年輕學者 (像是 Janet Vertesi)嘗試研究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機器人設計、機器人的長期使用以及互動等新課題。他們關心社會、文化、組織與使用者間產生的交互影響,強調HRI與人群社會間的交互關係的重要性,提醒其他機器人研究者與設計師,除了著重功能設計外,還需考量其他的社會文化相關因素。這些學者試著將這樣的新觀念引入HRI領域,雖然目前仍不是HRI的主流,但是越來越多相關的研究逐漸被 HRI領域的學者們重視。承襲這樣的目標與研究方向,目前我的研究著重在了解機器人在老人照護機構的使用。(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tw-sts.org/node/255  )

 

愛丁堡學派的前世與今生 

葉致微,愛丁堡大學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所STIS一年級博士生s1347642@sms.ed.ac.uk

 

在台灣,我們對愛丁堡STS的認識不外乎「強綱領」(Strong Programme),以及知名學者如David Bloor、Barry Barnes、Donald MacKenzie及Steven Yearley。我當初也是抱著這樣的認識進入STIS就讀(於2013年入學碩士班),但是實際參與了這個研究社群一年多後,有許多全新的體會樂於分享給台灣的STS朋友們。其實,強綱領的精神雖然還在,但已經無法代表愛丁堡STIS現在的風貌(不再稱呼為STS,因為多了創新研究)。另外,中生代、新生代研究成員的加入、凝聚與合作,正在譜寫愛丁堡學派新一頁的歷史。以下介紹愛丁堡STIS的研究現況、主力研究者,以及碩博士課程設計/論文指導原則,最後分享我的碩博士研究主題。

愛丁堡STIS研究現況

2014年歲末,與David Bloor、Barry Barnes合著「科學知識:一種社會學的分析」(Scientific Knowledge: A Sociological Analysis)的John Henry教授正式退休,加上早已退休的Bloor(Barnes於90年代初期轉職University of Exeter,也已退休),在愛丁堡STIS坐鎮的強綱領(Strong Programme)開朝元老們全數光榮退役,也揭示著以科學知識社會學(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聞名於世的愛丁堡學派一個時代的結束。愛丁堡「科學研究小組」(Science Studies Unit)創建於1966年,將近四十年前,由Bloor為首所提出的強綱領原則(1976年出版Knowledge and Social Imagery),強調科學知識為真、為假,有相同類型的社會性成因應被檢視,影響深遠,卻也招致激烈辯論,形成了科學知識社會學一大陣營—愛丁堡學派。四十年後的今天,走進愛丁堡STIS曾是外科醫師解剖教室的系館,除非瞥見Bloor匆匆走過的衣角、Barnes志願回校講課時的手舞足蹈,或是Henry矯健地帶領新生走遍巷弄、講古城市,強綱領不再是所有研究者的顯性詞彙,而是一段英雄過往。這些年來,愛丁堡STIS整合了「科學研究小組」、跨院系研究社群「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網絡」(ISSTI, The Institut for the Stud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以及「生命科學創新研究中心」(Innogen, The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Generation in the Life Sciences),蛻變成一間積極與科學社群、政策團隊、產業研發單位互動的STIS研究所。過去,愛丁堡學派代表一個力抗「科學與人文是斷裂的兩種文化」的社會學理論觀;現在,國際STIS研究行之有年,耕耘小有成果,越來越多人察覺到科學與政治、社會、經濟因素密不可分,愛丁堡STIS便在此脈絡中進化成一個非常入世的研究機構,機構內的研究者專長在發展科學知識社會學理論本身的不多,但是普遍繼承了強綱領「因果性原則」、「中立原則」的精神,期許自己能走出領域外,應用自身的研究深入瞭解當前重大科技議題的社會性成因,並與科學家、政策制定者、企業家結盟,提供具有社會學想像力的諮商與建言,共同形塑科學、技術與創新的發展與政策走向。愛丁堡STIS目前主要參與的科技議題有基因體醫學、合成生物學(Synthetic Biology)、能源/食品安全與政策、氣候變遷/永續環境,以及數位與資通訊科技。愛丁堡STIS積極參與科技形塑過程的現狀究竟對社群、領域本身是好是壞,難以妄下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使命與過去愛丁堡學派採用方法上的相對主義,挑戰科學知識的理性、客觀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認為認識現今的愛丁堡STIS是有必要的。(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tw-sts.org/node/256

 

食物、ANTSTS  

錢克綱 (愛丁堡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kirkquiang@gmail.com)

 

愛丁堡大學社會學屬於人文與社會學院(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 CHSS)之下的社會與政治科學院 (School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Sciences; SSPS)。SSPS包含了政治與國際關係、社會人類學、社會政策、社會工作、科學、技術與創新研究(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Studies; STIS)與社會學。其中與STS或愛丁堡學派比較有直接關聯的教學和研究人員多集中在STIS,社會學目前只剩一位從事金融市場社會研究的Donald MacKenzie與愛丁堡學派有很強的聯繫。愛大社會學所涵蓋的研究和教學領域大約就和社會學領域所涵蓋的範圍一樣廣,分佈從人口、性別、家庭、族群、政治、環境、醫療、文化等主題,每一個主題大約都有兩到三位教學或研究人員從事相關工作。社會學比較特別的應該是以Donald MacKenzie為首的金融社會研究(Social Studies of Finance; SSF),陸續新增了三位研究人員從事演算法與科技所介入的金融商品交易環境而衍生的市場文化、管制與管理議題。

STIS在社會與政治科學院當中算是獨樹一個的單位。SSPS各系的研究和教學場所多位在George Square校區,而STIS則位在距George Square約10分鐘路程的Old Surgeon’s Hall校區,與地球科學和地理學作鄰居。儘管STIS和社會學在行政上的分別涇渭分明,但是在愛丁堡大學使用STS觀點作研究的人則不限於STIS和社會學。就我所隻,商學院有一兩位老師便是運用SSF的研究觀點從事企業組織的相關研究。社會人類學當中,Francesca Bray也是一位研究重心放在中國和南亞,近期以稻米為研究主題的知名人類學和STS學者。總之,在這個環境裡,找到知道STS、SSK或愛丁堡學派的同儕不算是很不尋常的事情。

課程方面,眾所皆知英國以師徒制為主,除第一年有要求修課外,其餘端視個人需求而定。碩士學位有所謂的研究(MSc by research)和教學碩士(MSc by taught)的差異;就算入學時拿的是PhD的入學許可,第一年要求仍與MSC by research相同,必修課程的結構以研究方法為主。相對的,教學碩士的必修科目則要求較多非研究方法的課程(通常開在這裡的課程會比較豐富、有趣)。行有餘力,by research的學生是可以選修by taught所開設的課程,反之亦然。第二學期於四月中交完作業結束,研究生就開始進行論文寫作,大約在八月中完稿交出等成績公布。第一年的博士生則要進行年度評鑑,時間較為彈性;交一份類似研究計畫review paper,並邀請所上的兩位教師進行口頭答辯,通過後就正式成為PhD Student,可以開始資料蒐集和論文寫作。

我目前就讀於英國愛丁堡大學社會學博士班三年級,研究興趣聚焦在食物的跨界移動與交流以及因為交流所產生的本體變動。我的兩位指導老師是Donald MacKenzie和Francesca Bray的組合。研究論文以虱目魚為例,探討它如何在台灣成為一種主要的養殖與食用魚種,歷經哪些實作上的變化、為哪些實作所驅動,以致於它與台灣社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相互適應。此外,鑒於兩岸的農漁產品交流因為ECFA架構下的早收清單實施而熱絡,進一步思考中國究竟是不是,或在什麼情況下,對於「夏秋盛產而冬春稀有」的台灣虱目魚產業稱得上一條出路。我的取徑與食物的社會學取徑差別在於,相較於食物的生產、運銷與消費研究,聚焦在食物背後的社會關係,我是以ANT的方式去處理食物的「物」的特性,反過來有怎麼型塑「食」的特性。下文是以是法國最廣為人知的乳酪Camembert為個案所寫的短文,應該有助於說明這個取徑。(全文請點以下連結http://tw-sts.org/node/257  )

新書介紹:A General World Environmental Chronology

編者:GWEC Editorial Working Committee
出版社:SuirenshaJune,2014 published

http://www.sustenaken.hosei.ac.jp/en/isbn2222_en/

本書為日本法政大學永續研究與教育研究所(法政大学サステイナビリティ研究教育機構)進行的「世界環境年表計畫」研究成果。該計畫目的在於將2010年十一月出版的『環境総合年表-日本と世界』(すいれん舎)一書翻譯為英文並且擴充日本國以外的資料,寫成『世界環境年表』(A World Environmental Chronology)一書。最後成果於2014年六月出版為A General World Environmental Chronology一書。該書由日本法政大學的舩橋晴俊(Harutoshi Funabashi)教授主導,台灣、韓國與中國及世界各國學者們共同合作而成。

A General World Environmental Chronology由四個部分構成,第一部分為東亞四個國家(日本、中國、韓國、台灣)與環境問題相關的論文與年表,包括自工業化以來所產生的各類型的環境問題、環境政策以及環保運動。第二部分為全球重要事項綜合年表,這部分同一時期有三欄資訊:環境問題與環境運動、環境立法與政策回應、政治經濟脈絡,使讀者能同時掌握在各國不同時間點所發生的環境問題的社會政經脈絡,以及政府與民間社會的回應。第三部分為多達120個國家或地區的個別環境年表,由上述日文版『環境総合年表』第三部分更新擴充而成。第四個部分則為二十項針對特定環境議題的年表,包括氣候變遷、臭氧層破壞、汞中毒、核能議題、再生能源、人口議題等。

該書有三個特點,第一,是全球首部包括全球各國或地區資訊的英文年表;第二,全部項目的文獻與資訊些詳細記載其中;第三,針對東亞四國有特別詳盡的資料記載。該書增加收錄日文版『環境総合年表』裡面沒有、約三十五的國家的資訊。日本、中國、韓國、台灣的資訊,則透過當地學者重新蒐集比日文版更多的資料。(吳佳盈 摘譯)

資料來源:

法政大學永續研究與教育研究所網頁http://www.susken.hosei.ac.jp/node/272

高淑芬,第十八屆日本橫濱國際社會學會世界社會學會議 (The XVIII ISA World Congress of Sociology) 與會觀  察紀錄

徵稿資訊

         call for papers

14th ICHSEA

PARIS, 6-10 JULY 2015

The 1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History of Science in East Asia (14th ICHSEA) will take place in Paris, 6-10 July 2015. It is organised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Ecole des Hautes E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 (EHESS), on behalf of the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History of 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ISHEASTM).

The conference is the latest in a series of major international meetings that have taken place in Europe, East Asia and America since 1990. It will bring together researcher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o present and discuss their latest research relevant to the history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in East Asia from antiquity up to the present day.

Panels and plenary lectures will address the theme of the Conference, “Sources, locality and globalisatio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in East Asia”.  But proposals for panels and individual presentations relating to the wider area covered by this series of conferences are also warmly encouraged.

 The call for papers will close on 1st December 2014.

 

call for papers】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Society for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

19th Biennial Meeting

July 2-6, 2015

International Academic Exchange Center of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Shenyang, China

We warmly invite participants to the 19th SPT Biennial Meeting, which will be hosted jointly by the Research Center for Philosoph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and the Chinese Society for Dialectics of Nature/Philosophy of Natur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Shenyang, China. It is hoped that participants will share their views of recent developments in relevant research fields concerned with technology.

The theme for this meeting is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It responds to some remarkable and interesting outcomes in the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research. Innovation has been a big theme in public discussions, and more and more scholars are investigat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novation and science, technology, etc., and thinking about the co-production of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innov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hilosophy. It is thus particularly worthy of discussion as a central theme in the SPT biennial meeting.

The 19th meeting provides a forum to explore responses across the broad range of 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found within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innovation studies. Papers are encouraged exploring diverse aspects of the theme from ontology, epistemology, methodology, axiology, and praxis. The usual themes o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such as Biology, Information, Nano, Cognition, Sustainability, etc. are also warmly welcomed.

Paper presentations (sub-themes/topics):

Contributions are sought in the following tracks: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Innovation

-Phenomenology of Innovation (Character and Dynamics)

-Innovation, Safety, and Risk

-Responsible Innov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Culture and Globaliz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Design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Economics (Markets)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Educ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Ethics, Politics, and Policy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Epistemology (Local and Global Knowledge)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Marxism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cal, Institutional, and Social Innovation

    - Technology,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 Technology, Culture and Globalization

- Philosophy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Philosophy and Biomedical Technology
    - New Issues and Approaches i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East meets West

Special session:

Contemporary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in China

Meeting Website:

Spt2015.neu.edu.cn

Meeting Venue:

International Academic Exchange Center of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No. 80, Western Wenti Road, Heping District, Shenyang (city), Liaoning (province), P.R.China. Information about transport options, meeting rooms, food service, etc. will be provided on the meeting website (spt2015.neu.edu.cn).

Important  Dates

·         Jan 1,2015:                           Start of Abstract Submission.
(Abstracts will be reviewed on a rolling basis and acceptance notifications will be given within a few weeks after submission: see below under ‘abstract submissions’.)

·         March15 ,2015:                     Deadline of Abstract Submission ; 

·         March 30, 2015:                    Acceptance notification; 

·         Before April 1,2015:  Early Registration ;

·         April 1-May 1,2015:   Regular registration;

·         After May 1, 2015:    Late registration open  

·         June 15, 2015:                       Final program posted

 

Meeting Dates:

July 2-6, 2015.

July 2: registration and check-in time;

July 3-5: meeting times;

July 6: social visiting (optional and free; offered by the organizers).

Registration:

The registration ends on March 15, 2015 at 24.00 p.m. Please access to meeting website and register. Please clearly indicate your identity (SPT membership, students, ordinary participants, etc.) when registering. We encourage early registration and abstract submission. Preferential registration discounts will be offered depending on your identity and registration date. In addition, after your registration an Invitation Letter will be immediately sent for possible use in a visa application.

Abstract submissions:

An abstract of no more than 400 words (as a .doc file) should be submitted in the meeting website by March 15, 2015. The abstract should describe the subject matter in sufficient detail for referees (academic committee members) to make an informed decision. Reviewed results will be notified through e-mail within half a month, that is, by March 30, 2015. In addition, more importantly, for those who will apply for travel expense from your university or organization, or for those who have another travel alternatives in 2015, earlier information can be provided concerning the acceptance or rejection of your abstract. So when you register on the meeting website, please do send your abstract at the same time to vice professor Ma Huiduan, the Secretary of the meeting, or Dr. Chen Jia, the vice Secretary of the meeting (our shared meeting email address:spt2015@sina.com) with subject “2015 SPT Meeting”.  Then we will inform you the reviewed results as soon as possible. Other questions and important information may also be submitted to the meeting email address.

Full paper submissions:

You need submit abstracts only, but full paper submissions are also welcome. The optional full paper submission ends on May 15, 2015.

Accommodation:

A more detailed list of accommodation close to the venue and relevant rates will be supplied to registrants upon registration or soon thereafter.


[1] 本來應先說明荷蘭博士制度與其他國家的不同,但礙於篇幅關係只能割捨,有興趣的同學請參考我另外寫就的〈簡介荷蘭博士制度與申請方式〉

[2] 這個部份與下一部份(PoT 與 STS)主要翻摘自我2014年台灣STS年會的會議論文,有興趣瞭解詳情的老師或同學請參考Hung (2014)

[3] 3TU分別是University of Twnete、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與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4] Peter-Paul Verbeek也是我的博論指導老師。

[5] 我個人也是3TU.Ethics的成員之一。

[6] 我的指導老師Verbeek當年的博士論文即是在WTMC的經費支持下完成。

[7] 關於Harold Garfinkel及俗民方法倫,見Heritage 1984。

[8] 關於紮根理論及延伸個案法,見Tavory and Timmermans 2009。

標題圖片: 
目錄圖片: 
固定底圖: 
禁止上傳附件15: 
禁止上傳附件4: